《一個人的朝圣》讀后感2000字

逃離,有時是一種救贖——《一個人的朝圣》讀后感2000字:

三天時間斷斷續續的讀了《一個人的朝圣》前40%的內容,三個小時,看完了剩余的60%。這本書越讀到后面,越想快快把它讀完,從讀到差不多一半開始,好幾次想,要不要翻到最后看男主倒底有沒有見到奎妮,再翻回來讀,無奈過程的描述太精彩,也不愿放棄,生生的按捺住這種渴望,一頁一頁地讀到結局。

作者把兩條線的謎底放在了最后一章,兒子戴維的去處和最終男主是否見到奎妮,一死一生,一悲一喜。盡管在書本的前半部分,我就猜測戴維早已過世,當看到男主描寫戴維死時的慘狀,妻子的怨懟,不禁為男人傷心疾首,他承受太多不可名狀的痛苦,但人生在世,誰又何嘗不是。

總有一些痛苦似乎沒辦法組織成語言,就算你組織好語言,往往又不知與誰去說,那就安放到心中一個潮濕、陰暗的角落,這些痛苦兀自生長,直到某天,它長大到你無法不去直視時,是不被他的枝藤纏繞得越來越緊,行動受阻意志脆弱,要不你狠下心,連根撥起,把它扔至烈日40度高溫下暴曬,待它枯萎之時,便是你重生之日。生長時日已久的痛苦,根深深的扎進身體,嬰兒在母體生長十月,臨盆已是十級痛苦指數最高級。痛苦在身體生長了幾十年,把它連根撥起時有多痛,自不必言說。

這是一本發人深思、余味無窮的書,作者文筆流暢細膩、讓人身臨其境,看到、聽到、聞到、嘗到、感覺到,閱讀的過程,跟著男主人哈羅德臨時意起,義無反顧地開始一段不平凡的旅程。

逃離,有時是一種救贖——《一個人的朝圣》讀后感2000字.jpg

來一段說走就走的旅程,對于世俗常人,這是嘴動、心動但不行動的念頭,當哈羅德在決定自己步行,跨過n座城市,親自把那封信送到奎妮手上時,一個籍籍無名的平凡人在這段行程中有了不平凡的光環。

歷時87天,途行627英里,一把老骨頭,兩條腳,一個時而堅定時而退縮的信念,這樣說,有些矛盾,但在面對一個目標的時候,常常會出現這種情況,當全世界反對時,很堅持,當全世界信任時,反倒表現得坦怯。

哈羅德的離家,說是去見一個瀕死的故人,更像是一種對現實真相的逃避。自從退休在家,他不得不整日面對和太太表面溫馨和睦,實則分崩離析的相處關系,太太的言行舉止,也時刻提醒著他,20年前獨子在家中前院上吊自殺身亡的過去、他自小被父母遺棄,被上司嫌棄,被兒子辱罵。讀后感www.ebjgpf.co哈羅德是一個徹頭徹底的失敗者,他記憶中母親就對他笑過一次,還不是善意的,16歲,父親給了他一件破舊的大衣,便把他趕出了家門,他見過父親眾多不一的女朋友,他最后一次去看父親,父親把勺子扔了一地,對護士大叫:我沒有兒子、我沒有兒子。終于,他有了一個溫馨甜美麗的家,兒子聰明得讓人嫉妒,考上了劍橋,好日子沒有持續太久,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兒子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吸毒、酗酒,最終上吊自盡。父母的家,自已的家,都成為他痛苦的發源地。他沒有幾個朋友,奎妮是唯一一個見證他從幸福走向悲慘、從整潔變成糟糕的人,選擇與多年未聯系的奎妮的再次鏈接,真正的是在探索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變成今天自己都無法忍受的自己。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時常會遭遇諸多不順:工作受阻、家庭分裂、家人不理解、孩子溝通不暢,當這些不順交織成一團無頭無尾地亂麻時,無處下手。看到身邊的人有更大的房子、更豪華的車子、更多的票子,攀比心更是讓人焦慮抓狂。哈羅德也曾為財追逐過,年輕時為結婚打三份工,就算上司把他貶到一個虛職,他也忍氣吞聲堅持到退休,和太太關系名存實死,他始終沒有解決的辦法,摸著太太房間的門把走,但沒有勇氣走進去。在他的前半生,我們看到了我們自己的委屈、猶豫、膽怯、不安……

男主踏上去見奎妮的路上,剛開始想著是否要把帆布鞋換成行走鞋、是否要換套衣服、是否要住好一些的賓館、吃好些的食物,在經歷一次次身體的劇痛,他開始有意的送走一些隨身物品,手電筒、洗衣粉、牙膏….,把錢包寄回家,后來,他無意的遺失一些物品,剃須刀、指南針。他學會從大自然得到免費的食物、免費的住處,他需要的物質越來越少,對他人的期待越來越小,精疲力盡、一無所有,他想到的還是不要麻煩別人,自己還有什么能給別人,一步一步走的越遠,他人性中善良、真我、無私、奉獻的光芒一點一點的放大。

從一個人走,到一群人和一只小狗的跟隨,然后那群人消失了,最后狗也消失了,又只剩下他一個人走。在家庭中,有妻兒為伴,他是孤獨的,在工作中,有奎妮為同事,他是孤獨的,在路途中,他見過很多人,聽過很多故事,他還是孤獨的,他孤獨的來到臨終關懷院,見到了同樣孤獨的奎妮。此時,他已經不再孤獨。

哈羅德像《西游記》的唐僧師徒取經一樣,歷盡九九八十一難,見到了瘦到脫相、做了手術割去舌頭、因腫瘤過大像長了兩個頭、被癌癥折磨到只剩下一口氣的奎妮,他們已經不能有任何語言交流,但此處無聲勝有聲,在眼神對視中,他們懂得了對方,一生無憾。一個生命或一件物品出現在你生命中是偶爾,你們這段關系消失卻是必然,只是次序不一,不是他先離開,就是你先離開,我們總要學會接納各種無常。

設想,哈羅德沒有收到那封信,他會持續過一種怎樣的生活?太太活在與兒子交流的世界里,這個世界容不下他。他活在被埋怨、自責中,孤獨終老,兩人共處一室,熟視無睹,待一方過世,另一方麻木不仁地直至離世。這種生活聽起來像一瓶過濾掉的所有礦物質地純凈水一般寡淡無味。但這就是大部分人的生活。有幾人能像男主一樣,斬斷內心的桎梏,毫無顧忌地走出去,獨自面對狂風、暴雨、病痛、諸多未知的危險。

一位平凡的普通老人,在65歲時,他做了恣意妄為的決定,最終,他和太太重新找回了初戀的那份默契與甜蜜。失去到無可失去時,便是得到的開始。一個好的故事,應該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