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讀后感1500字之余華的苦難意識

《活著》讀后感1500字之余華的苦難意識:

《活著》是作家余華把苦難意識表現的最淋漓盡致的一部小說,也是余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余華文學作品的分水嶺。小說名叫做《活著》,可小說寫得確是實實在在的死亡。小說主人公名叫徐福貴,徐福貴在年輕的時候,可謂不學無術、游手好閑。是賭場的常客,也是賭場帶走了他的一切;在一場徹徹底底的賭博中,徐福貴的“高樓大廈”如海市蜃樓一般徹底崩塌,徐福貴一夜之間從一名紈绔的口少爺變成了一文不值、人人唾棄的平民百姓,然而,他的父親也因這次變故心力交瘁,急火攻心而與世長辭。這次家族式的變故,成了徐福貴生命的轉折點。從此不再有花天酒地,不再有紙醉金迷,更不再有對家人的橫眉冷對。取而代之確是他對女兒鳳霞更多的呵護,對妻子家珍更多的愛護,對家人更多的關心,甚至從此發奮圖強,自食其力,承擔起家庭的重擔和責任。

但是,命運的安排并沒有就此而止,反而是讓厄運一直伴隨其左右。殘忍的一個又一個地奪走了他的親人的生命,毫不猶豫,也毫無同情。從此往后的生活中,他的兒子因給縣長老婆過度輸血而喪失了生命;妻子在命運的捉弄下黯然的失去了生命;女兒在生產過程中,因難產而悄然離逝;女婿在外打工時,因安全事故而失去生命;唯一剩下的外孫卻因過于饑餓后過度進食而被撐死;他前生經歷了這一系列的事件;他凄涼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妻子、女兒、女婿、外孫一個一個的離自己而去。最后相伴終老的卻是一頭同樣叫“福貴”的老黃牛。這就是他的命運,一個凄苦的命運。

《活著》讀后感1500字之余華的苦難意識.jpg

福貴在年少時,出自地主家庭,是實至名歸的紈绔子弟。最終,因一場賭博傾家蕩產,氣死父親;羞辱妻兒、羞辱岳父,金錢的欲望讓他失去了人性,也讓他失去了所有的財富。  在小說“活著”中,人性丑惡的一面被作者放大至了極限。金錢的欲望,讓人性的丑惡脫去了外衣,金錢可以讓福貴羞辱岳父,甚至可以讓福貴對孕妻實施暴力,也因為金錢,龍二設下騙局,導致福貴傾家蕩產,家破人亡;然而,通過饑餓的催生,卻將人性的丑陋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世人面前。饑餓,讓王四失去人性,搶奪殘疾人的實物;也能驅動隊長公私不分,利用公職強制搶奪別人的糧食。無獨有偶,在催生人性丑陋的現實中,金錢和權利與饑餓有著同樣的作用。人性本惡,給人們帶來了不盡的苦難,為了利益,不擇手段;為了金錢和權力,人們可以毫無顧忌的揮灑這人性的丑陋;這正是當時人類社會的悲痛和辛酸,當然,也是通過這樣的表現手法,突出了作品的現實性

小說中徐福貴兒子有慶的死亡,揭露了底層人們對權力的渴望和上層社會對平民百姓生命的蔑視,這是底層人們骨子里的“奴隸意識”給人類社會帶來的悲哀和凄慘。醫生的天職本是“治病救人”、“救死扶傷”,然而小說之中,醫生卻被權力所驅使,為了拯救高高在上的縣長的愛人,讀后感www.ebjgpf.co過度的讓有慶輸血,直至其因輸血過多而死亡。骨子里的“奴隸意識”讓醫生失去了職業的道德和操守,變成了權利的奴隸,成了草菅人命的劊子手。作者余華通過這種極端的手法,披露了歷史在中國人身上種下的的這種堅不可摧的“奴隸意識”。

小說講述了“文化大革命”時期村民大煉鋼鐵,通過對“文革”時期村民的描寫,講述了“文革”大背景下荒謬的時代,欺壓百姓、大興土木、舍本求末,給底層百姓帶來了不盡的傷害。為了大煉鋼鐵,村民孫老頭的草房被燒成灰燼,弱者再一次在強者面前失去了利益。這個時代,讓村民荒謬的投入“大生產”、“大躍進”當中,然而卻事與愿違,盲目的投入,換來的是三年顆粒無收的天災;這一切讓村民們措手不及,也讓村民陷入到苦難和疲憊之中。

福貴作為那個時代下中國農民的典型代表,從未擺脫貧困的擺布:妻子因沒錢醫病失去了生命,兒子為了錢死于輸血,女兒在手術臺上為錢失去生命,女婿在外拼搏亦是因錢而死,最終,外孫甚至由于饑餓過度之后過度進食豆子而被活活的脹死。這一系列事故中,徐福貴就像宇宙中的一粒塵埃,面對親人的離開是那么的無力,面對命運的捉弄,卻又毫無防御和抵抗之力,能做的只有一個人默默的承受著所有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