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有感2000字

讀《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有感2000字:

讀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看過電影以及原著以后,暢讀姐認為原著的深度比電影表達的更好,電影的畫面又遠遠超過了原著的畫面感。電影里添加了一些內容和人物,當然是為了表達某些暗示。而原著以文字為載體則不存在為了暗示而添加。原著甚至一筆帶過了些政治,又著重討論了人性,更引申探討了宗教。

少年派看起來像是在討論一個問題:吃人,有罪嗎?派吃了廚師,也吃了母親,其實也吃了水手。他不知道自己雖然活下來,但是否有罪。或者,換作他人,是否會做他同樣的事。如果換位思考,恐怕我們不愿承認,我們做不到更好了。以前看過一本關于安蒂斯山脈上空難的書,這個也被拍成了電影,一隊橄欖球隊的運動員,在雪山上,靠吃同伴的尸體,活下來的故事,文末,幸存者表示,他們再未吃過肉食。很多吃人的故事,往往到最后,涉及的就是是否有罪。我們可以接受吃其他的生物的肉體,但作為擁有高級智慧的生物,就好像我們天生就文明一樣,我們拒絕吃同類的肉體——至少現在我們都抱有這個文明底線。畢竟,我們似乎擁有更多選擇的能力和權利。但如果,我們別無選擇呢?吃人活下去,還是拒絕吃人而餓死?

有些時候,這看似是個選項,但實際它不是一個選項?因為,求生是一種基礎本能。晚餐后,靠在舒適的沙發上,我們想到的都是高尚,我們可以用俯視的姿態說,我選擇死亡。但是,別忽視,身體是我們的牢籠,很多時候,我們根本控制不了它,它是老虎!當本能占據主導地位,我們會毫無辦法。

派之所以能夠正常的回歸,正常的娶妻生子,是因為,他深深的知道了,我們的身體不是我們的身體,它是一只老虎。太平歲月,老虎在籠子里,我們馴養它,它從不考慮凌駕于我們之上,從不渴求主導。而生死存亡的時刻一旦到來,老虎便會出來,主宰我們。所以,吃人有罪嗎?——派給出了解釋:那要看是老虎吃的,還是人吃的。

讀《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有感2000字.jpg

很多人終其一生,不會去考慮,“我”與“身體”的關系。大部分時候,我們認為“我”和“身體”是一回事。但到底是一回事嗎?

我想少年派給了我們他的答案——他在海上的二百多個日夜,真真正正的明白“我”是“我”,而“身體”是“老虎”。難道少年派不可以選擇死亡嗎?就像廚師可以被少年派輕易的殺死,廚師無力獨自面對大海,與其慢慢虛弱而死,所以干脆被痛快的殺死反而輕松。回到問題,少年派不能選擇死亡嗎?在海上太容易死了。其實,對于死亡這件事,人類缺乏基本的選擇權。

身體的饑餓已經剝奪了派的思考,派被饑餓控制,只想找尋食物,根本無暇思考,他還有一條死路。記得一本小說叫《44號孩子》,里面有一個場景,饑餓的女人,虛弱到站起不來,竟然還一直在嚼著椅子腿。還有一本叫《就說你和他們一樣》,饑餓的少女,以膠水充饑,讀后感www.ebjgpf.co即使膠水有毒,卻也樂此不彼,因為膠水使她在很長時間不再感覺饑餓,因此,哪怕賣淫換來的錢屈指可數,也要特意留出買膠水的錢。這就是我們的“身體”,它不允許自己饑餓、疼痛、虛弱,我們對它的一切感知主宰著我們。少年派想明白了這點,他知道,有時候,“身體”連死這個念頭也不給他。所以他正視了“身體”這個老虎,他要做“他”,在活著這條路上,他想要清醒的做自己,但又不得不忽視身體的需求。于是,他最后說,上帝與你同在。當派清楚了“我”和“身體”的關系,下一步就是信仰范疇了。

少年派同時信仰三個宗教,他對每一份信仰都異常虔誠。為什么是三個?其實可以更多,亦或是只信仰一個。這些統統不重要。少年派的電影里,有個派的母親講大黑天的繪本的細節。說大黑天的嘴里有整個宇宙。我當時在腦海里出現的詞就是輪回。

少年派的原著里有一段夢境的對話,派問老虎,你吃過人嗎?老虎說,大概吃了兩個。那一段,讀來心痛流淚。將死之時,恍惚之際,派還是在糾結吃人到底對不對?吃了人,派是不是有罪?那段之后,派幾乎重生了。

我想派的重生是因為他想清楚了“我”和“身體”的關系,于是他吃了母親的遺體。這次是他想活下去!不再是老虎想活下去!是“他”而不再是“他的身體”,他不再被老虎所主宰。他想明白了“我”和“身體”的關系后,他做出了自主選擇——他想活下去。既然他想活著,就需要“身體”這個載體,于是他開始喂養“身體”,也馴養了“身體”。

我想,如果我們都能夠馴養“身體”,那么世界會不一樣。我們會節制的多。我們的破壞性會小很多,因為,“身體”出籠,連同類也吃,甚至連媽媽也吃,還有什么做不到的?所以,少年派的作者特意給派按上了三個宗教信仰,作者的意圖是什么呢?他想告訴我們,信仰不是表面的崇敬與虔誠,信仰是幫助我們理清“我”與“本能”,讓我們思考“我”與“外界”,讓我們做出清醒的選擇、有效的選擇、正確的選擇。有時候我會認為信仰的作用就是“馴養”。自我馴養。

所以到了這里,我們已經明白少年派根本不是在跟我們討論吃人的問題,而是在跟我們討論另外的議題:欲望如洪水猛獸,我們該怎么安置它們?如果我們任由他們主宰,那么它們會及兇猛,破壞力極強。如果我們可以馴養它們,那么它們也可以安居一隅,或者隱退無蹤。

但是顯然,而今的我們,根本不能夠馴養欲望,遠遠達不到本可以做到的節制。所以,這世界其實是老虎的世界。作者:暢讀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