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觀后感2000字

《我們與惡的距離》觀后感2000字:

故事由一起震驚臺灣的無差別殺人事件展開,嫌犯李曉明用自制手槍在電影院內掃射無辜民眾,導致9人死亡,21人受傷。兩年后,塵埃落定,嫌犯等待被執行死刑,但他帶來的陰影卻久久未散。全劇聚焦并討論了在等待中,李曉明案給個體、家庭和社會帶來的傷痛、愛恨、恐懼和分崩離析。

第一集開頭,李曉明的辯護律師王赦在法庭外接受記者采訪時,被憤怒的受害者家屬潑糞,從此揭開了無差別殺人案背后,不同觀念的激烈沖突。在王赦看來,法律不應該粗暴地奪走一個年輕人的生命,不應該靠“殺人”來撫慰人心、給民眾安全感。但惶恐的民眾,尤其是受害者家屬,希望看到作惡者得到報應,并相信對罪犯的嚴懲,而不是寬容,才能減少犯罪,維護社會秩序。

劇中,王赦是一個功能性、臉譜性非常強的角色。和在槍擊案中喪子的新聞主編喬安、加害人李曉明的家人不同,他不是被命運選中的惡的承受者。他是主動選擇面對惡,承擔質疑、抨擊,甚至威脅的公益律師,同時也是“廢死派”律師。他為殺人犯辯護,是為了了解他們的犯罪動機,找到其背后的社會根源,從而避免類似悲劇再次發生。王赦的出場,揭示了全劇的一個核心議題:死刑存廢?這是影視劇鮮少觸及、常人鮮少深入的一個話題。

作為該劇背景的死刑存廢問題是法律界的經典辯題。死刑作為刑罰體系乃至整個法律責任體系中最嚴厲的處罰與責任方式,社會上對死刑的存廢之爭向來是見仁見智,其中大致分為以下兩方面的觀點:第一種主張我國當下應當完全廢除死刑;第二種主張我國當下應當繼續保留死刑。

《我們與惡的距離》觀后感2000字.jpg

一方面,主張廢除死刑的學者主要有以下理由:第一,死刑本身與人道主義的法律情懷存在一定的價值沖突;第二,死刑具有不可逆性,以至于事后往往無法對適用死刑的冤假錯案進行充分糾正;第三,從國際上死刑的發展來看,世界范圍內許多國家和地區正在逐步廢除死刑,我國在經濟社會以及法制的發展中也應該順應國際上死刑的廢除趨勢。

另一方面,主張保留死刑的學者主要有以下理由:第一,死刑制度在我國具有較高的社會支持率;第二,死刑作為我國刑罰體系中的最高刑,其迅速廢除必然會引起刑罰體系的巨變從而造成連鎖的不利影響;第三,在當下突然全面廢除死刑,可能會引起犯罪率的上升,影響社會治安。

在理論層面,關于死刑存廢議題牽涉到法理學、倫理學等領域的復雜探討。在司法實踐中,目前經明確廢除死刑的國家大多集中在歐洲大陸,如法國、德國、荷蘭、盧森堡等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也有像愛爾蘭這樣雖未明確廢除死刑,但實際上已經停止執行死刑的國家。讀后感www.ebjgpf.co筆者認為,對待死刑的存廢問題,應該辯證而客觀地看待。隨著社會的發展和文明的演進,人們勢必會逐漸減少對“死刑”這種嚴厲刑罰的依賴,這是一種必然的歷史趨勢。但是,立足于當前的社會實踐,結合中國目前的實際國情,死刑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了目前我國社會發展的客觀需要,有其在當下存在的必要意義。因此,應當有限制的保留死刑。

除死刑廢除的話題外,該劇還傳遞出這樣一種想法:希望人們能夠跳脫出自己的偏見和刻板印象,對于整個社會和遭遇不幸的人,多一份愛心和耐心。作家胡慕情說過:“在這個現世,當我們要理解一件事,必須跨越非常多的阻礙”。而一旦這些阻礙有一關過不去,暴力就可能產生。理解暴力背后的成因,并不是要為大惡之人辯護開脫,而是為了讓人們認知“異質”的阻礙少一點,從而預防暴力在未來發生。即使是最兇殘的罪犯也不是一開始就是壞人的。在最近熱議的北大學生弒母案中,犯人吳謝宇本是人人艷羨的北大高材生,在親戚朋友的印象里,他“人很好、很善良”,一開始誰都無法將他與殺害母親這種殘忍的行為聯系在一起。善惡只在一念間,越一步即是萬丈深淵。

每一個案件背后都隱藏著深刻的社會問題。當然,反思社會不代表否定個人原因,社會與個人并不是二元對立,社會不能為個人犯罪完全背鍋,但把問題聚焦于個人也過于簡單。正如劇中辯護律師所說,殺死殺人犯很簡單,但為什么我們不能花點時間去弄清犯罪人犯罪背后的原因和故事,從而防止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呢?

借劇中的一句話結束本文:“所有的殺人犯可能是個罪人,但可能不是個壞人”。善與惡之間沒有明確的界限,在我們無法保證他人一定善良時,一定要警惕自身一閃而過的惡念,在一次次的叩問和反思之后,看清我們與惡的距離。作者: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