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活著》有感2000字

讀《活著》有感2000字:

作者把底層村民的生活狀況的凄慘之狀描述的淋漓盡致。人性本惡、國民思想中強大的奴隸意識、“大生產”和“大躍進”荒謬的時代背景以及平民的無力,成就了中國百姓的苦難生活,成了弱勢群體苦難生活的根源。

二、苦難的表現形式

余華在《活著》自述中曾經描述過“人活著就是在不斷地抵御死亡”的觀點。余華曾經說,在別人的眼中,《活著》中徐福貴的一生都在痛苦中度過,一連串的親人的離世,最后就連自己的親外孫難逃死亡,面對一次又一次的生詞離別,徐福貴都在抵御和順從痛苦,但是在他本人看來,對于徐福貴本人而言,在痛苦與幸福之間,他感受到的更多的是幸福[7]。經歷那么多苦難,主人公徐福貴是怎樣處理情緒引導感情以至于感受到幸福的呢?這就關乎徐福貴對待苦難的態度。文中有好多細碎的情節將徐福貴對苦難的態度表現得淋漓盡致。在輸光家產本想掛在樹上一脖子吊死的那晚,徐福貴自己開解自己:“那一屁股債又不會跟著徐福貴一起吊死,那就算啦,還是不要尋死啦。”明顯的,徐福貴在最短的時間內接受了現實,沒有逃避并且拒絕深化苦難。

再如,已經敗落了的徐福貴(苦力徐福貴)在替母親上城里請郎中時腦子里想的是“他雖然穿著破爛,但卻是整齊干凈,腳上幸福的穿著母親給編制的新草鞋。”當穿綢衣的貴少爺搖身一變成為最窮苦的平民再次進城時,徐福貴的內心預先想到的不是攀比的惆悵,不是怕見熟人的尷尬,是“我穿著我媳婦為我洗得干凈的衣服,我娘給我新編的草鞋。”在現實面前,徐福貴總有先通通接受的坦蕩和勇往直前對苦難的消解。

讀《活著》有感2000字.jpg

徐福貴在莫名其妙被抓去充軍近兩年,飽受戰爭摧殘,品盡妻離子散的苦處,在歷經千難萬險之后,徐福貴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然而,回家之后,他卻沒有道出一句抱怨命運的不公與造化的弄人,只有簡簡單單的一句:“我回家了”的安心與幸福,享受與妻兒終得團圓共處的幸福和滿足。

再如,后來談到妻子的離世。徐福貴卻認為妻子死得很幸福,他認為妻子的死亡沒有留下拖累,更沒有留下任何瑕瑜,走的很是灑脫與平靜。擺脫死亡與失去的痛苦和陰霾,徐福貴面對死亡不僅有了些許從容還有了佛家的超然。

再后來老年徐福貴和“故事家”談及死亡,他說:“等到哪一天,到了他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他也就不用放不下誰了”。回到文章里初遇徐福貴的地方,一位老人慢悠悠地揮著鞭子,叫著一家人的名字來激勵老牛努力耕田……對死亡和失去的淡化,他總能從絕境中找到花開。

《活著》就是在苦難與生命息息相關的纏繞之下,看到徐福貴對苦難千鈞一發式的承受能力,以及其承受和消化苦難的能力。一個人活下去的品質,是至高無上的,是無法被他人奪走的。徐福貴不但活著,并且他要活著,要堅韌的活著,這是徐福貴在苦難重壓之下的寶藏。讀后感www.ebjgpf.co苦難,與生命息息相關,與生活寸步不離,正是徐福貴這種對待生活永不放棄,對待苦難從不言敗,與命運斗爭到底的堅韌品質,面對苦難從不屈服也為徐福貴飄蕩的人生增添了幾分安定與幸福。

三、超越“苦難”

余華這位作家,他特別關注生活中的苦難,也特別擅于在作品中表現苦難。通過作品《活著》,他把生活中的這種苦難表現到了極致,他編排著這種各樣的人類的苦難,通過對各種苦難的描述,讓讀者在面對著一連串的死亡,對生活中的苦難能夠感同身受。小說本身是以死亡為線,描述了生命的悲劇;呈現出了作者對內容的巧妙構思,和對結構的精心布局,一連串讓讀者感同身受的死亡場景,把生活中的悲劇寫的無微不至,錐心刺骨。

《活著》通過對福貴父、母、妻、子、女、婿及孫七個人的非正常原因死亡的敘述。至親之人一連串的死亡,讓徐福貴在面對死亡時,顯得更多的是木訥和無能為力,卻讓讀者在重復得死亡旋律中窒息,讓人在赤裸裸的現實面前,在不斷的苦難當中,領悟世道人心,領悟炎涼世態。進而,把讀者引入到苦難的世界當中,飽受苦難的煎熬。

再如,《許三觀賣血記》中,余華把苦難的超越顯得更為深刻。他用一種強烈的故事形式來展現人們面對不幸時的求生本能,用不可預知的劫難來創造苦難,來展現故事中人物面對生活和苦難的的頑強性。文中許三觀性格幽默,但是面對苦難,他卻仍有掙扎—賣血。許三觀的賣血雖然是被動的、殘忍的生存之道,但是這依舊是一種超越苦難的方式,是一個卑微的工人面對苦難最大的超越,許三觀的的這種掙扎肢解了苦難,也超越了苦難。

苦難意識是余華小說獨具的情節,他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展示苦難本身,而是,通過對苦難表象的展示,呈現出苦難本身的價值和對生命的意義[5]。在小說中,余華通過其對苦難特有的理解和認識,對苦難進行了獨具一格的描述,順理成章的完成了對生活中苦難表象的超越。作者:博碩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