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讀后感1500字

《香港,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讀后感1500字:

夏老師公號里,一般都是發些關于英語學習的干貨。我這個偽英語愛好者自然是關注了,但文章卻是隔三岔五的才點開看看。

這幾周,香港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夏老師一篇《香港,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真的是博了很多人的眼球,點擊量遠超之前英語知識類文章的三四倍。我不知道,其他人看此類報導或者評論是什么樣的心情,而我就只是關心。連《新聞聯播》近期針對香港事件的報道都開辟了先河,一改往日嚴謹、嚴肅做派,很親民地用了好多接地氣,解民憤的懟人高級詞匯。而微博里各方的報導,屏蔽不屏蔽的姑且放下,起碼看起來還很是客觀,各派立場不同,報道的角度也還算是全方位的。

再回到夏老師的這篇文章,我覺得大有微博報導的風格,在表達民族情感的同時,以開放心態看待不同經濟文化下發展的都市。文中提及這些年他本人幾次去香港的經歷,總體的感受還好,人民友善+都市繁華。個別不友善的也用英語這個利器回懟了過去,討回公道。回想前幾年帶玥小姐去迪士尼在香港的日子,和他經歷的也差不多(除了用英語懟人這段)。

香港給我的感覺,很像是一個南方城市。物價挺高,東西做得還算好吃。當時我們住在荃灣,市民一般都講粵語,市井中很少能聽到英文。有那么一剎那,我會恍惚地覺得是在上海:濕潤的空氣,滿街的本地話,到處的高樓林立,一鏟子的黃皮膚黑頭發。有趣的是,可能是北方人的心里作祟吧,香港人和上海人似乎都對講普通話的人不那么親近。這也許是因為這兩座城都比較有錢,所以多少有些排外情緒吧。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這座繁華大都會于對我就是一個旅游目的地,和國內其他南方城市差不多,而且去了一次還真不想再不想去第二次。而且經過這次事件,我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樣,有了心里陰影,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把香港當作出行地。太不安全!總覺得走在街上,不知打哪就會竄出若干黑衣人。等一切平復,黑的白的雙方再看彼此的心態也會別扭好一陣子吧。

《香港,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讀后感1500字.jpg

夏老師文章寫得好,他見多識廣,邏輯、思想也較為開闊。我讀一讀總是能開拓思路。但是這次文章后的評論著實讓我一驚,居然有人公開開罵的。說人家不配干這,不配說那,表揚一下民主思想就是不愛國。我看罷立馬反思了一下,是不是自己文化淺見識少,人家講啥我都Yes捏。反省了半天,好像不管從文化層面,還是精神層面,都不能接受這些個表達自己的意見就應該挨罵的行為。由此我就想到英語學習這件事情,我能接受夏老師的觀點,不是因為我向他一樣的博學,或者說關心政事。我跟他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我們都是英語學習者,有著相近的學習經歷,形成了些許共同的思維邏輯。

其實大學選什么專業,在選的時候,僅有少部分人真的是從了當時的心愿。但是很大一部分人,因為分數或者其他方面的限制,會選到其他自己原本不怎么感冒的專業。我混混沌沌的學了這么多年英語,語法和寫作真的是不敢恭維,唯獨口語著實在工作中得以應用。大學的時候,每周學校都會播放外語大片,睡前也總是伴著聽不太懂的BBC入睡。安先生也說,戀愛那會兒就搞不清楚為啥我就愛吃個西餐。真的不否認,工作中只要遇到講英文的外國老板,我干活就特別來勁。走路上老板要是給我來個電話,我就像90年代有個大哥大的土豪那樣,聲音大大滴,恨不得周圍人都知道,老娘會講英文的干活!

不可否認的英語專業不知不覺已深入骨髓。我追了十多年的《實習醫生格蕾》,其實劇情早就和我當時感興趣的調調相差甚遠,演員換了一批又一批,格蕾老早都不實習了,現在都普外老大了好么。其實追美劇就是一種習慣,就好像疲憊之余,可以一個人鉆進去不理世事的一個小洞。以上各種怪癖,都是因為英語專業。而因為專業學習的需要,我接觸到的人和事慢慢養成了我海納百川的包容力,所以我能理解夏老師的觀點。其他不能接受的人,不同背景下成長起來的人,不同的生活軌跡所形成價值觀、人生觀的差異也能理解。但鍵盤俠,整天不論青紅皂白,在網間跟著瞎起哄罵人的真真不可取。

開拓眼界,站在更高層次的理解問題,需要有更加強大的文化支撐。中年一代,青年一代,少年一代,都應該好好學習,天天向上。